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產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信息動態 推廣
新華網 > > 正文

時隔11年再現“負增長”11月江蘇省CPI同比下跌0.4%

2020年12月10日 07:47:33 來源: 新華日報

  據江蘇調查總隊9日發布的數據,11月份,江蘇居民消費價格(CPI)同比下跌0.4%,10月份同比微漲0.3%,沒承想11月竟由“正”轉“負”。從今年1月份創出本輪最高的5.4%起,今年以來江蘇CPI走勢如同“坐滑梯”,至今5.8個百分點的落差并不多見。自1979年以來,42年中,江蘇CPI同比下跌的年份僅有1998、1999、2002、2009年4年,CPI同比下跌的月份也相當少見。“打造”這一“滑梯”的頭等“功臣”還是食品,食品中的“頭牌”自然是豬肉。

  食品煙酒類價格今年首次同比下跌

  11月份,江蘇“食品煙酒類”價格同比下跌0.1%,帶動CPI下降0.03個百分點。乍一看,無論是自身同比跌幅,還是對CPI的下拉影響,似乎都“微不足道”,但對比上月卻會“嚇一跳”,10月份全省“食品煙酒類”價格同比上漲3.1%,拉動CPI上升0.94個百分點,也就是說,11月份同比漲幅回落3.2個百分點,對CPI的正負影響則達到0.97個百分點。

  需要“敲黑板”的是,11月份“食品煙酒類”價格的同比下跌,也是今年以來首次。統計上,和上月對比的“環比”數據通常漲跌較為頻繁,但與去年同期對比的“同比”數據變化,因為對比周期長達1年,一般不會突兀,從其基本脈絡變化能看出價格波動的趨勢軌跡。就江蘇“食品煙酒類”價格今年以來的同比漲跌變化看,2月份同比漲幅高達16.1%,也是全年最高,隨后便開始逐步回落,直至11月份“首跌”。這個同比變化軌跡與CPI走勢高度吻合。

  曾幾何時,“食品”因為占CPI權重大而被“譽為”CPI的“定海神針”。1995年全國CPI中的“食品”權重超過50%,對應的是那個人們見面常用“吃過了嗎”打招呼的年代,拿江蘇來說,20年前的2000年,全省城鎮居民食品消費支出占比為41%。隨著經濟發展,人民生活質量不斷提高,食品消費占比也逐漸下降,2019年江蘇全體居民食品消費占比已降至25.6%。2016年全國最新一次對CPI指數權重的大調整后,“食品”與“煙酒”合并,“食品煙酒”權重下調到28.19%,但在八大類消費價格中,其權重仍最大,充當著CPI波動“第一推手”的角色,因此,11月份全省CPI“轉負”,食品無疑仍是主因。

  豬肉價格“兩連降”見證生豬生產成效

  提到食品,必然提到豬肉。雖然豬肉在食品價格指數中的占比不及鮮菜,但“豬周期效應”等因素造成的肉價上下“顛簸”,使得豬肉價格經常嚴重影響食品價格,進而波及CPI。一年多來,豬肉價格先創歷史新高,而后見頂回落至今,“豬元帥”在CPI走勢上留下了深深的“印記”。

  今年11月份,江蘇豬肉價格同比下跌12.5%,同比“兩連降”,拉動當月CPI下降0.57個百分點。10月份,全省豬肉價格由9月份同比上漲25.1%轉為下跌2.6%,一年多來同比首降,堪稱標志性節點。要知道,今年2月份肉價最“癲狂”時,其同比漲幅為129.4%。短短9個月,同比波動142個百分點,令人嘆為觀止,這同時也見證了全國各地重拳恢復生豬生產的成效。

  分析11月份江蘇CPI同比“轉負”的成因,除“食品煙酒”之外的其余七大類價格漲跌格局變化也是看點。1月份CPI最高點時,八大類價格同比全漲;2、3、4、5月份,七大類價格均為“六漲一跌”,下跌的均為受成品油價格影響的“交通和通信”類;而后上漲的大類價格開始減少,最多頻率出現的是如11月份的“三漲三跌一平”,表明總體物價上漲的壓力正在減弱。這其中需要關注的是由房租和水電價格構成的“居住”類,其在CPI中所占權重為20.2%,僅次于“食品煙酒”,11月份江蘇“居住”類價格同比小跌0.2%。“食品煙酒”加上“居住”,二者合計權重近五成,可謂關乎CPI能否平穩的“基本盤”,11月份二者同比均跌,對CPI“轉負”發揮了關鍵性作用。

  值得提醒的是,去年同期對比基數較高,對今年11月份CPI影響較大。如,去年11月份,江蘇CPI同比上漲4.8%,其中,“食品煙酒”上漲14.4%,包括豬肉在內的畜肉類價格漲幅高達176%。高位下跌,意味著今年11月份,盡管總體物價水平同比有所下降,豬肉、雞蛋、雞肉等重要副食品價格降幅甚至超一成,但豬肉等的絕對價格水平較往年仍不便宜。以“精瘦豬肉”為例,據省價格監測中心數據,今年11月全省平均零售價為27.21元/500克,2019年同期為32.89元,但2018年12月僅為14.29元。理解了這一點,公眾可避免產生調查統計數據的同比下跌與直觀生活感受的落差。

  物價指數存在理想的“活動范圍”

  一個觀念需要糾偏,即,認為物價指數越低越好。百姓站在生活成本的角度這樣看無可厚非,但從整個經濟健康發展的視角衡量,物價“溫和上漲”和“平穩波動”才是最理想的。物價指數長期為“負”數,經濟可能陷入通縮。

  今年前11個月,江蘇CPI同比上漲2.7%,自一季度的4.9%、上半年的3.9%穩步回落,實現年初政府設定的“3.5%左右”的調控目標已無懸念。物價漲幅偏大,必定會影響民生特別是困難群眾的基本生活。為此,江蘇完善社會救助和保障標準與物價上漲掛鉤聯動機制。按規定,全省設區市CPI月同比漲幅超過3%(含3%)時,應及時啟動聯動機制。“3%”觸發啟動“門檻”的設置,可幫助理解什么是物價指數理想的“活動范圍”。

  省發改委的最新數據顯示,今年1-9月,江蘇13個設區市共啟動價格補貼聯動機制95次,發放價格臨時補貼17.27億元,惠及困難群眾1302萬人次。今年價格臨時補貼發放政策“提標擴圍”:2月份,根據省委省政府要求,補貼標準提高50%;3-6月,按照國家要求,標準提高1倍,并將“事實無人撫養兒童”納入階段性價格補貼保障范圍。(吉 強)

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6842545
球神直播官网